冰巧聚合小说网 > 即鹿 > 第十六章 连环虚声势 蒲茂意决矣
    穿过百里荒漠,次日午时,到达了黄河西岸。

    乞大力率引前锋,夺占了一个渡口。全军渡河。临戎在望了。

    羊髦的两策,第二策即是怎么打下临戎。

    他对莘迩的建议是:“攻克三封以后,将军引部疾行,渡河东至临戎。三封之败,临戎守军必不可知。将军可择胡骑,换上铁弗匈奴的戎服,佯作溃逃,故技重施,再克此城!”

    胡人们受唐人文化的影响,如今也很相信五德终始之说。

    唐为火德,戎服尚赤。建立蒲秦的戎人此前是匈奴秦国的附属,匈奴秦国自称秦朝外甥,隔过唐、成,直接继承秦朝,依旧以木为德。戎人的秦国虽仍以“秦”为名,但那是为了能更好地与鲜卑魏国争夺“正统”,其实他们早就以匈奴秦国的继承者而自居了,一来,“金胜木”,二来,有句话说“金行气刚,播生西戎”,亦与金合,故此,蒲秦是以金为德,尚白色。

    定西与蒲秦的戎服颜色不同,欲待旧技重施,再哄开临戎城门,此一换服之举自是不可或缺。

    且渠元光求战,莘迩没有用他,仍是将此任交给了秃发勃野。

    秃发勃野一回生,二回熟。

    头次的行动已然成功,这二回的行动虽说提升了点难度,但也难不倒他。

    又是顺利骗开了临戎的城门。

    一如上回,伏兵四起。秃发勃野乱於内,莘迩督兰宝掌等战於外,内外并攻,临戎城克。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回,严袭奉令,放出了不少的逃兵、逃民。

    站在临戎的城头,莘迩远望逃走的铁弗兵、民,回头看向城外的野地,不远处尘土漫天。

    秃连樊等人引本部骑兵,以及骆驼、驼马等牲口,各於尾、腿上束枝叶,正在那里卖力地来回奔腾。

    莘迩笑道:“士道,这般尘飞土扬的架势,莫说精骑万余,便是两万、三万,怕都会有人信!”

    这也是羊髦的计策。

    仅凭莘迩部的四五千胡骑,吓不住铁弗匈奴,也吓不住蒲秦的蒲长生和蒲茂。要想把蒲茂骗来,必须得虚张声势。不仅号称精骑万余,莘迩脸自己的军旗都没有用,打出的是“麴”字旗。至於这个“麴”,究竟是不是定西的头等大帅麴硕,铁弗匈奴和蒲茂可以自己考虑。

    羊髦代笔,以“麴督”的名义,写了一封信,於打下临戎的当日,遣人送去给赵宴荔。

    信中只有两句话,写道:“君部北、东为河,南为大漠;我今已克临戎,精骑两万,屯於君西,较君此下形势,已然瓮中鳖矣!愿请与君会猎於野,一战而决胜负!”

    两天后,赵宴荔接到了信。

    定西国的部队越过流沙,突然奔袭,三封、临戎已陷;据说定西此次来了精骑万余。这两个消息,已经传到了赵宴荔的驻帐,他的左右俱皆知道。

    赵宴荔与左右亲信,相继读完信。

    赵宴荔的神色阴晴不定。

    左右一人说道:“大人,定西与我间隔千里大漠,不易行军,所谓‘精骑两万’,必是定西的假话!”

    又一人说道:“令狐奉才强征卢水杂胡、北山鲜卑诸部入军,合此数部胡夷,足可得兵两万。唐兵穿越沙漠固然不易,胡骑耐饥渴,却非不能。”

    众人说的多时,有人见赵宴荔不开口,问他道:“定西来信约战,敢问大人可有对策?”

    赵宴荔五十来岁,矮短粗壮,长年累月的野外生活,皮肤粗糙。

    他已琢磨清楚,坐在胡坐上,大咧咧地分开腿,摸了把胡子,另一手放在膝上,哈哈笑道:“谁会在打仗的时候,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告诉敌人?”

    “大人的意思是?”

    “定西军邀我野战,我料这一定是他们在虚张声势。什么‘两万精骑’?便是两万俱皆胡骑,衣粮辎重也需极多,近月不闻定西有大举战备的举措,这两万精骑,不用说,必然也是定西军的恫吓之辞!”

    左右闻言,觉得他说得对。

    一人松了口气,说道:“这样的话,就不用向朝廷求援了。”抱怨似地,说道,“每次朝廷派人来,都跟恶狼也似,强取硬要,见什么拿什么,着实可恨!”

    赵宴荔摇了
第十六章 连环虚声势 蒲茂意决矣(第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