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巧聚合小说网 > 唐残 > 第717章 一朝祸起萧墙内(下
    当天色再度发白之后,初升的太阳重新照在处处烟火滚滚而厮杀声震天的长安城中。因为参与了设计捉拿淮南军将的功劳,而辍升为旅下司务(吏)的光州人王审潮,也带领一队人马奋战在城东升平坊的某片街巷里。

    只见他一手持三眼铳另手提着团牌掩身,像是飞蹬起来的羚羊一般的自半截断墙后一跃而出;又噔噔噔的蛇形折转穿行过零星流矢不断的街道,带着叮叮当当的尾羽颤颤而一直冲到了街口的墙边。

    霎那间王审潮就眼疾手快抬起手中的三眼铳,用力敲在团牌的尖锐边沿,而烟气迸发指尖将一名据刀探身出来的敌兵,给接二连三打的胸口甲片崩裂仰身倒后去。

    然后,他又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的举牌起来,挡住一支自上而下戳杀的矛头,另手却将打空的三眼铳飞掷出去,迎面砸在第三名闯出的敌兵面上,只见红白崩溅的应声倒地。

    而他带头的这番成功冲击也像是无形的信号,霎那间哨子声大作之中,更多身穿青灰色调袍甲的身影,翻过街道中的障碍和路边屋舍的废墟,呼喝叫嚣的杀过和突破这段敌军设防街口。

    而在噼里啪啦的火铳放射声响掩护下,那些原本藏匿在沿街和房顶和楼阁之上,却因为王审潮的试探冲击而暴露位置的官军弓手,也像是被房上扫罗下来的枯枝败叶一般,在碎片尘埃的迸溅之间争相跌坠下来。

    因此在半个多时辰之后,盘踞在这条街巷当中的官军残余,也只能仓惶无奈的丢下许多尸体和受伤的俘虏,忙不迭的就此逃到大街上去寻求支援和庇护了。

    从兴庆宫和东市附近的安邑坊,一直且战且退到了这里,他们也足足轮番交替战斗了两天两夜的光景了;与之接战的官军旗帜和军号,也足足砍倒或是缴获了十几面之多了。

    而在这种无法一次性投入太多人马,而只能再相对局促空间和复杂通道,构成巷战冲突的复杂环境当中;各种可以投掷和放射的火器,则发挥了了意想不到的效用,而成为支撑他们战斗下去的中坚力量。

    至少相比明显施展不开的长枪大戟和射界受到干扰的弓弩,这些火器在便携性,在交手中的持续和耐久上的好处,却是轻而易举的压过了官军的一头。

    他们甚至可以依仗十几杆各式火铳或是几枚爆弹、火油弹的配合,轻易的压制和威慑一整条街的官兵不得寸进,或是游刃有余的进行转进当中的断后作战。

    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因此产生几度一个错觉,只要有足够的子药供应和火器的替换,他们就可以依仗勘探和布置好地势,抵挡住无穷无尽的敌人。

    王审潮如此思量着,吞下一块硬梆梆的压缩口粮,而用发酸的牙帮子努力将其嚼碎研磨着生吞下去;却冷不防在一条断头巷子里的惊呼和讨饶、哀求声中,迎面撞上了一群穿着破旧蹲伏再地上瑟瑟发抖的人们;

    然后,一群又一群从街上络绎不绝穿过的逃亡者,顿时吸引了那些正或站或坐或靠在沿街檐下、廊道中休息的太平军士卒的关注。

    道理很简单,虽然这些难民都穿着陈旧破烂衣服,但是并不合身的尺码和明显纤细的手脚身形,显示着脸上和外露肌肤上涂灰的“他们”,绝大多是都是女姓的存在。

    “什么,这些都是从平康里逃过来的?官军再里头大肆烧杀抢掠,就连这些长袖善舞而八面玲珑的行院中人都难逃其害了?。”

    随后得到报
第717章 一朝祸起萧墙内(下(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