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巧聚合小说网 > 唐残 > 第694章 手招都护新降虏(续
    而在数千里之外西南地区,被人念叨的林深河也不由重重打了好几个喷嚏;差点儿没从光脚骑乘的骡子背上被颠下来。

    然后他才重新稳住了摇摇欲坠的身形;走过成都外郭之内那怕铺了黄沙,墙上新刷了白灰,也难掩残破与颓败味道的街道;

    更别说节上那些稀稀拉拉、行色匆匆,难掩面黄肌瘦和饥馑、菜色的本地居民了。虽说大半年的围城下来,还不至于到易子相食的地步,但是地下黑市里卖到数百钱一只的鼠雀和乌鸦,却是实打实刚刚发生过的事情。

    这就是现在的成都太城(外郭),昔日繁华似景的锦官城,如今就只剩下了家家闭门不出,时不时可见过火残垣和坍塌废舍的暮气沉沉光景。

    直到他走进了少城(内城)之后,这种情景才随着逐渐多起来的人流和零星叫卖的商贩,而重新变得有所万家烟火式的人气使然来。

    但是兵火留下的各种痕迹,随着门户上刀劈斧凿和熏黑的烟迹,以及喷溅在墙面上的血污残垢,依旧在顽强的提醒着过往人等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而越是靠近行在/牙城的所在,各种建筑也变得高大宏伟,而显得越是保全完好起来。然后,他这一行人终于在翻修一新的行在,涂上了红黑两色新漆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而在这一声声隐约传入的唱报声和等待通秉的这会功夫当中,林深河也是百感交集的回味起来;自己一个卖私盐的,咋么就这么得以登堂入室的深入敌朝内部了。

    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也实在充满了某种荒诞不经的意味和跌宕起伏的波折;他原本以为能够搭上西川节度时陈敬瑄门下,某个走狗作为情报渠道也就罢了。

    但没有想到因为这位郡守/刺史,居然会被手下所逐;仰仗他的人手才一路护送到了成都去投奔昔日的恩主陈敬瑄。

    还由此见到了专门出面问话的陈敬瑄;以及站在幕后旁听的那个号称权倾天下,如今却是眼泡浮肿满脸暗斑,哪怕厚厚的涂脂抹粉也难掩老态与暮气的大宦田令孜。

    然后事情一下子就急转直下了。他只不过多看了几眼幕后的田令孜,就触动了陈敬瑄的那根线,顿然被疾言厉色的拿下绑了起来,然后又送进了成都府的囹圄。

    当然了,在成都府的大狱当中,自太宗以降沿袭而来的录囚、狱具、医药和衣粮制度等

    早已经荡然无存,而只剩下各种狱卒创收的营生手段。

    他好歹有带来几驮做价不菲的盐巴作为底气,因此哪怕下了狱之后,也能与那些同样被关进大狱的豪富、大贾人家一起,保持一个基本的体面和基本供给无虑。

    然后这一关就是好几个月,还没等他留在外头的部下们,商量出个打点和营救的方略来,结果就遇到了数路勤王大军的再度围攻。

    直到最近他的手下们,才乘着这么城破前的兵乱马乱之际,轻而易举把他就劫夺和营救了出来,还顺带焚毁了囚徒的名册,将那些同狱之人都给一齐放出来了。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获得了一批同狱的城中富贾、商家谢意,不但给了落脚和安身的地方;并且还将他推举出来,作为与光复成都的朝廷军马交涉的代表之一。

    而他也临机发挥出浑身解数,以将来为对方提供更多驮盐巴的代价,为城中这些富贾和商家们取得了一个面前过得去的免于侵害和诛连条件。

    然而,当他带着成都城中诸多嘱咐和指望,准备离去南下回归之际,却又得到了来自行在的意外传召;而获得了这么一次号称可以面圣的
第694章 手招都护新降虏(续(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