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巧聚合小说网 > 唐残 > 第667章 马嘶深竹闲宜贵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蒿里行

    两汉:曹操

    ——我是分割线——

    俞公楚见状却是路数喜色,而拍马迎上前去。却是作为另一支从江东侥幸得以脱险的人马,人称剑术大家“张神剑”的高邮镇将张雄,如今引兵前来与之会合了。

    这样两相合兵做一处之后后,滁州境内淮南军的实力将达到两万之众。俞公楚对于刘汉宏之流的反攻,乃至夺回失陷的舒庐各州,就更加有把握和胜算了。

    毕竟,淮西刘汉宏这个反复无常的五姓家奴,在裹挟人口而打起浪战来还是很有一套;自从河南起兵从贼以来,不知道在官军手中吃过多少败战,却是始终未能毕尽全功的击垮这股势力。

    而刘汉宏本人也是个滑不留手的人物,哪怕是被一次次被逼入绝境和死地之后,只要稍有松懈和破绽,就被给他不要脸皮的输诚贿买,和卑躬虚膝的求生手段给蒙混过去。

    因此,想要真正解决此贼对于淮南的威胁,那些被屈从而行的的地方贼寇、土团,及其被他们裹挟而来的草贼,哪怕击败再多次,斩首再多也是救济得一时。

    唯有寻找机会和破绽,重创他赖以为根基的光、申老营贼众和旧部;才有可能一举荡定这一次的淮西贼患。然而,与他同出行营四军体系的右军使姚归礼,却是有所不同意见。

    原本就是令公从西川带过来客将出身的对方,更希望能够保全为数不多的实力,据地休养生息一时;而不要急于扑灭贼势,甚至是变相坐视贼军进犯道扬州境内,才有他们这些武夫的大有可为之处。

    毕竟,这次江东攻略大败亏输折进去好几路人马之后,虽说具体的责任和干系已经就是一泡污滥而无可追究了。但是身为燕子矶大撤退的组织人,行营右长史梁赞的威望也受了很大影响。

    他们这些尤自势力保全下来的大将们,也自然不免生出其他想念和心思来。因此,才有了梁赞调和不下而只好将原本退回江北的淮南军队,分作两路各自作战的变相妥协。

    现如今,梁赞已经回到广陵城内去催粮和调集军资物用了;于是身领淮南左都兵马使的俞公楚,一下子就成了这些淮南残余兵马中位阶最高的领头人了。

    所以他不断地以备贼为由发出军帖,号令周边的镇戍军和土团兵,前来汇合听效。一方面自行派遣将吏私下罗括地方,抓夫派役以为壮大声势。

    因此,本地世代将门出身的张雄麾下高邮镇兵能够来投,无疑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代表着他对扬州以外地方的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张。

    而按照他的策划,下一步就该挟此合兵势头,而移师北上数十里外的清流县大营;变相的逼迫另一路姚归礼所部进行表态和低头了。

    而且,根据他留在对方身边的秘密眼线送出来的消息,此刻的姚归礼居然不在军中坐镇和主持,而是暂时的行踪不明了。这岂不是变相重新合并左右骁雄军的天赐良机么。

    只要他兵贵神速动手够快镇压住局面的话,就算是姚归礼再赶回来也是无济于事了。至于他的顶头上官,淮南行营右长史梁赞,若是能够及时搞回来足够的钱粮军用,那自然还是大家公推说一不二的总率。

    可要是他实在是无能为力或是无功而返的话,那俞公楚其实也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和退路,也只能对不住这位行营中资历最深的老前辈了。

    毕竟,相比其他与内府那群幸进之徒视同水火的淮南军将;当年尚且是无名流浪方
第667章 马嘶深竹闲宜贵(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