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巧聚合小说网 > 唐残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江东地近保生全(中
    长安城外,费尽周折装扮成专门倾倒厨余、秽物的夫役,而脱走出来的捉生队副易大毛一行人等,也来到了杜陵县鸣渎泉附近的一处临时秘密据点当中。

    这次作为敌工部和社调部联合采取的首发行动,前后动用了许多资源和人脉来进行前后期的准备。但是到了实际行动的时候,也就是用了一根铁丝套索和些许用老虎粪便制成的秘药而已。

    然而,当他们抵达这处为过往商旅落脚设立的野店兼客栈,并完成接头之时,就见打扮成店家的当地负责人,却是表情肃然的突然劈头盖脑追问了一句:

    “长安城中后来发生的事情,可有你们的手尾。。”

    “我们可不曾节外生枝的。这次的惩戒行动只要求一击就走,勿论得手与否,都要马上脱离不留痕迹和线索的。。”

    易大毛愣了下才应道。

    “那便是有人利用此事浑水摸鱼,乘机搅混局面了。。也不用瞒你们,就在尔等动手之后数天内相继有类似事情发生。”

    当地负责人当即道:

    “先有殿军使黄思厚被人发现赤身暴死于前宰相于棕的后宅;而后礼部郎中周佑怡被人闯入留宿外宅砍杀在室;又有尚书令尚让养子太乐令尚存,被当街用药箭射伤回去就断了气。。。。。”

    “如今城中正是兵马四出,大肆罗索和捉杀可疑人等之下,遍地谣言四起、人心惶惶而动荡不安。。已经有好几拨信使飞驰往南边去了。。你们回程这一路怕是有些不好走了。。”

    “无妨的,那就且在这里等一等,蛰伏上一些日子再说,一切以安全未计。。”

    易大毛当机立断道。

    “给咱们换装,在此做些日子的伙计和杂使好了。。”

    ——我是分割线——

    与此同时,正在在湖边草荡子里上观战和指使的白水坞坞主(头领)蒋不高,也在略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不惜代价安排的这支伏兵,已经成功逼近了湖畔大道上满载的车马,而对方的反应就像是猝不及防之下惊呆住了一般,居然就这么动也不动的留在原地。

    之前哪怕是他们主动联系的结果,可是这些太平贼军提出的交涉条件未免太过苛刻了;苛刻到他们这些头领都觉得没法让人好好的过活下去了。

    虽然大多数水坞联盟中的普通丁壮及其家属并不知情,反正他们大多数人也是为了一口吃的才入得伙来,或者干脆就是被裹挟之后走投无路的结果。

    但在中上层的诸位大小头领和坞长之中,还是引起了不小的纷争和非议;他们毕竟多多少少拥有了相应的身家和权柄,也尝到了刀兵所向生杀予夺的滋味;却是一时半会之间难以被割舍出去的。

    其中许多人也都不能理解,怎么这世上最常见的杀人放火受招安的基本道理,一旦到了同为造反势力的太平贼这边,就根本没法说得通了呢。他们所要的底线,其实也不过是在附近乡里自行就食的行事之便,怎么就是容不下了呢。

    但是面对太平贼大军过境的威逼之势,三十七坞的领头人之间同样也是意见纷呈而莫衷是一;有的主张继续交涉下去以求部分退让和妥协;有的打算能拖就拖下去以待生变;有的打算继续观望风势;还有的干脆就暗自起了服软和逃避之心。

    尤其是那些只有数百口到千余口,聚居之所比一个村寨大不了多少,只能用来摇旗呐喊充作声势的小水坞;基本上就是随波逐流从大众的货色。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江东地近保生全(中(第1/3页)